首页 > 资讯 > 电影 > 正文

专访美剧《少年嘻哈梦》导演巴兹鲁曼 “用一种很原始、很单纯的方式讲故事”

2016-08-22 08:01:10

配图

《少年嘻哈梦》海报

   当2014年初刚刚宣布制作《少年嘻哈梦》这部电视剧的时候,一切听上去都显得非常完美。澳大利亚导演巴兹·鲁曼非常注重视觉效果,他曾执导过《红磨坊》、《罗密欧与朱丽叶》和《了不起的盖茨比》等多部电影,现在他开始着手制作他的首部电视剧作品。

  在这部电视剧中,他主要从制片的角度参与拍摄制作。对于现在异军突起的流媒体服务商Netflix而言,在内容制作上与《纸牌屋》的合作曾经造成一时轰动,而现在Netflix希望能够拓展作品内容的领域和范围。在过去的两年半时间里,这部以嘻哈风格为主要内容的时代作品,得到了两大电视制作商、众多剧作家以及超大预算作为背后支撑。据悉该剧的预算约1.05亿美元,这也标志着它成为了目前花费最高的电视剧之一。

  《少年嘻哈梦》在1977年到1979年人们最初对嘻哈音乐形成共鸣的时代背景下,讲述了纽约市布朗克斯区街道一群已到法定年龄的十几岁青少年的故事。这部剧一直在进行各种冒险:影片聚焦在广为人知的大明星身上,而演员是一些新人甚至是第一次演戏的演员,这里面还包括了其他种族的人。同时剧中宣扬的宏图壮志、充满活力的音乐桥段、青少年之间的懵懂爱情、搞笑情节以及动作戏也都很讨好观众,有些是很怀念那个年代的成年观众,同时还有年轻一代的观众,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将这部剧看做一部寓教于乐的作品来看。

  《少年嘻哈梦》在本月进行了首播,第一季一共12集,本月放出6集,后6集将在2017年早春播出。近日网站有幸在洛杉矶Beverly希尔顿酒店采访到了导演巴兹·鲁曼。以下是他与好莱坞外国媒体的特别访谈摘录:

问:《少年嘻哈梦》这部电视剧发生在音乐史和纽约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时期。对于将这个故事搬上银幕,您是怎么考虑的?对您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或者说在那个时期人们或许不会只停留于对表面的思考,有哪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巴兹·鲁曼:首先,与我一起工作的Grandmaster Flash和其他人,我们都非常清楚一点,那就是尽管对布朗克斯南部地区一些地方有许多负面评论,包括毒品、暴力,但我们从那儿的大部分孩子身上看到的,还是希望和可能性,并没有那么多负面的东西。

  就拿Grandmaster Flash给自己起的这个艺名举例来说吧,他从功夫的范畴给自己取名为Grandmaster(大师),又以漫画英雄《闪电侠》给自己取名为Flash。同时他们也做到了名副其实。相比于让自己陷入各种负面评论无法自拔,他们反而发明创造了很多东西,他们创造了一种艺术形式,同时也向往着更美好的生活。他们还干了些别的事,将好多事情打乱并重新组合——比如做拼贴画,用点这个,再用点那个,就创造出了全新的东西。

  有趣的是,我作为电影导演也受到了影响,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还有点感谢他们。然后我还想说的是,我们为布朗克斯做了这一切,在电视剧试播后,Grandmaster Flash满眼泪水的来找我,他说:“布朗克斯是幸福的”。对我来说,(该剧的反响)没什么比这更好、更重要了。

配图

《少年嘻哈梦》预告片

问:首次尝试拍摄制作电视剧,给您带来了哪些意想不到的快乐?您喜欢这种形式吗?
巴兹·鲁曼:我想这一切的开始就像十年前一样,都来源于一个念头和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一定能拍成一部电影,在这样一个让人不可思议、让人崩溃的城市里,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这些孩子们是怎么想出来这种全新的想法的?他们是如何获得诗意般的灵感,他们又是如何把这种艺术在那个腐坏堕落的城市里传播开来的?这时候我就有了一个念头。

  我那会儿正身在巴黎,看着卡地亚博物馆的地铁(上面涂满了涂鸦)。这就如同转变成了一场十年旅行,因为我想不出一个方法能将它的全部内容只在一部电影中体现出来。所以我想这个意想不到的快乐就是,我终于让这部剧得以面世了,而且将这部剧献给了布朗克斯,我竭尽全力把它制作成一部街区型的电影,并且让这里的人们变成了我的合作伙伴,把他们搬上了电视屏幕。这些事打开了我的思想和心扉。尽管我确实为了这部剧非常的累,但是这部剧用一种很原始、很单纯的方式让我回到初心,找回到最初最让人开心的工作——那就是讲故事。

问:那么在制作中有没有什么拖延或者困难?是什么让这部电视剧表现的如此出色?

巴兹·鲁曼:你是想知道各种困难的细节吗?天哪,你有多少时间采访我(笑)?其实,很简单,以前没有过拍这样一部电视剧的先例(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无经验可循),因为这不是我自己创作的故事,所以我能不能管理运行好这部电视剧?能不能找到电视剧的制作商?

  曾经有过一个想法是,我会亲自参与最先的拍摄,然后接下来就是从风格上进行复制(后面的分集导演们会这样做)。他们也确实这样去做了,但结果根本没什么效果,原因是用音乐的方式不对。更重要的一点是,年轻演员们成为了整个事情的关注焦点。领衔主角们都是不为人知的拉丁和非裔美国孩子。你能够想得出来他们脸上的表情吧——就好像在说:“是啊兄弟,我们其实……并不是那么想要这个”(笑)。

  当然了,吉米·斯密茨参与了演出,我们很高兴能有他参与进来。但是领衔的主角们却都是不出名的。更不用说还要找到合适的演员,并且还要向各种拍摄制作的主管去证明这些小演员的实力(真的就是在浪费时间)。而且,这种类似音乐剧的整个工作机制运行起来也很困难。这永远跟拍电影不一样。这时候,Netflix为我们敞开了大门(作为一个公司),我很清楚我找对地方了,在Netflix讲这个故事,最合适不过了。要知道必须能够有这种契合才行,而这些事情往往都非常花费时间。

配图

导演巴兹·鲁曼感叹自己为这部剧整整两年
都没有休息周末了

问:您电影的视觉风格非常有名。将这个故事改编成电视剧有没有什么困难?与一个整体系列故事相比的话,两个小时的电影会不会更容易一些?


巴兹·鲁曼:这是一个好问题。还真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呢。这一点真的是大家看不到的——因为电影的风格看起来都是比较直观的,(而且)音乐的语言表达、舞蹈编排的展现,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电视剧中涉及到需要拍一些真实的场景,而且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就实地去了市区进行拍摄。这部电视剧的水准要一直保持住不能降低。所以要做到这一点其实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而且Netflix想要尽可能做到最高的制作标准,同时还要最大限度的保有富有创造力的自由度。另一方面,这些委托我、信任我,让我拍这个故事的人们,他们不仅带领我走进了他们的世界,而且还邀请我去到他们的家里,真正走进了他们的生活,所以就算为了他们,我也要保持,并且提高这部电视剧的制作水平。

  所以我可以说,我不得不小心注意我的一言一行(笑)。因为我都能想得出来,新闻大标题会这样写:“巴兹·鲁曼怨声载道 没有一个周末能休息”(笑)。但事实上我真的是整整两年都没有休息过周末了!其实我也有孩子,所以我是想能参与到最后(这部电视剧的第一季),然后我就要去看看我的孩子们了。所以说,对于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没错,拍电视剧真的是比拍电影更难。但是只有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工作,解决各种难题,你才能够克服,所以,我是不会放弃希望的。

问:您是澳大利亚人,与嘻哈音乐的根源关系显得比较遥远,而且您是参与制作这部电影中为数不多的高加索人。这对于您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经历?

巴兹·鲁曼:那么,首先我想说,我其实经常忘了这一点(笑)。还有就是,这也并不是我的本意。其实在资金支持方面我还是有些信誉的。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在幕后参与的话,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就可以让事情做成。所以最开始我就参与到了《少年嘻哈梦》的幕后制作中,因为这个故事只能拍成电视剧。

  我参与到了幕后,并且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推进这部电视剧。而结果呢,由于这部电视剧存在好多复杂性,并且需要来自各方的支持和帮助,我个人生活中的好多事就不得不退让,不得不做出牺牲,而我就承担起了这部电视剧中更多的责任。我不会就此撒手不管或者让别人感到失望。

  剧中的故事起源于Grandmaster Flash、Kool Herc(DJ的先驱)和Afrika Bambaataa这些人的真实生活,尼尔森·乔治和 Aaron Thomas这两位剧作家也参与其中。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尽管这看上去确实有点不太合适,或者说有点奇怪,但在这个故事中,我一定要保持中立,这一点真的非常重要。我最初也曾很深入的思考过,甚至一度几乎就要放弃这部电视剧了,因为我就在想,“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但是,跟我一起工作的所有人都跟我说,“你知道吗,你这是要帮我们把事情做好,做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有点像个局外人一样对待这部戏。我会说:“那么好吧,就让我来帮你们讲这个故事吧,让我们把这个故事彻底讲好”。

配图

《少年嘻哈梦》启用了大量不知名的演员

问:您能不能说点关于在拍摄现场这个叫做“道场房间”的地方?我理解这是演员们学习音乐、舞蹈、艺术和交流时代文化的地方。对您来说,让演员们在“道场房间”训练是不是跟把演员们送到学校学习一样是必不可少的呢?

巴兹·鲁曼:是的,“道场房间”! 因为我不是很习惯这件事,而尼尔森·乔治他在这事上非常在行。我要不断吸收、学习各种知识,并且要跟各种演员一起工作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所以对我来说“道场房间”确实不同寻常。我们很需要它,因为对于这些小演员们来说,能让他们当成嘻哈音乐参考对象的人都是来自于90年代——这跟布朗克斯发生的事没什么关系,在那儿没人听过,甚至也从来没关心过这个问题。

  就拿Kurtis Blow举例来说吧,他是那个时代的嘻哈传奇。他也来参与了拍摄,跟演员们交流该怎样站着,怎么拿麦克风,怎样举手投足。当表演开始时,嘻哈这个短语被“节奏”或者“间歇”却代之。所以在“道场房间”里,有一个角落我会留给Grandmaster Flash,让他和扮演他角色的演员一起排练,一块待三个月。我能够听到他说“不,Mamoudou,演的还不够好!”

  我们有个演员沙美克·摩尔,他是我见过跳舞跳的最好的,他与Floor Phantom合作,一起研究传统舞步该怎么跳。另外在配乐上,我们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也会有人来进行演奏。所以这看上去跟我刚开始在社区剧院中拍片子的那个时候很像,那时候我们就只有一个大剧场,然后再集中把所有事情一一细分下去。我觉得我们把它称为“道场房间”,这就是每个人练武的地方,同时也是大家在一起练习、分享彼此艺术形式的地方。

(消息来源:时光网

网友评论